Category: Chinese Language Resources

Mandarin s.O.F.

The EFCA statement of faith is now available in Mandarin! Click here to download the document. Many thanks to Network board member Chi Eng Yuan for his translation services!

Ministry COVID-19 事工和 COVID-19.

Please copy and paste to your browser to see this excellent presentation.

Christians, the Church and COVID-19基督徒,教會和COVID-19

基督徒,教會和COVID-19有關最近的COVID-19爆發對我們的影響和一些適用的資料格雷格·斯特蘭德 [Greg Strand]美國播道會神學和牧師/傳道認證執行主任[EFCA Executive director of theology and credentialing]翻譯:林添德, 林曹永中 2020年3月18日我們每個人都受到COVID-19的影響。據得來的信息,這種新的生活方式將成為未來幾週或更可能是幾個月的“新常態” 了。所有人都受到影響由於需要“保持社交距離”(社交疏遠, 社交距離)(social distancing),我們便要清楚明確地找到在這境况下如何“激發愛心,勉勵行善”和“彼此勸勉”- 希伯來書10:24-25。 我個人受到了影響。上週,我在費城為美國播道聯會(EFCA)東區分部講授一堂神學複習課程。我星期五晚上回來了。在旅途中,我沒有意識到我身旁有人被感染,當我回到家後,也沒有感到有任何COVID-19的症狀。但是,我也知道不是這樣就了事。事實上對於那些已受感染的人,不管他/她自己知道或不知道已受感染,如果他/她能與別人隔離五天,別人受他/她感染的機會就少了一半(50%)。如果隔離十一天,那感染的機會則低至5% – 不足一成。像我一樣曾經在外面與外人有接觸過的,即使沒有什麼症狀,不管自己知道不知道自己是否己被感染,我們就要通過與他們隔離來表達我們對他們的愛心。這樣做好像與我們基督教的信仰背道而馳,但在這病毒時期一點都不是這樣。上個星期天,我和我的內子凱倫(Karen)都沒有參加我們鄰近的家庭聚會。因為我沒有的症狀,我個人也不大担心自己己受感染。但我確實關心別人,所以,出於對別人的愛和關心(太22:37-39;約13:34-35;羅12:10;加5:13;彼前1:22),我們就沒有參加聚會了。 我們的教會受到影響。據我了解大多數我們美國播道會(EFCA)的教會(實際上,大多數其他的教會)在上週日都沒有在教會裏舉行崇拜聚會,即使有亦是很有限度式的聚會,都是格外謹慎,因為我們作為領袖的,要對避免病毒的傳播負責任。許多教會用視頻直播。我們教會的牧師,長老,同工和帶領的,都致力履行上帝賦予教會的使命 – 就是上帝的子民相聚一起:“又要彼此相顧,激發愛心,勉勵行善。你們不可停止聚會,好像那停止慣了的人,倒要彼此勸勉,既知道那日子臨近,就更當如此。”(來10:24-25)。因此,在這場疫症流行期間,我們不少人在探討如何通過新穎,不同往日又有創意的形式來堅持“不可停止聚會”的使命。此外,由於履行 “保持社交距離”(social distancing),我們更立意努力找一條出路以達成“又要彼此相顧,激發愛心,勉勵行善”並“彼此勸勉”的使命。我們正以禱告尋求從上而來的智慧,使我們能在世上明智地過活(雅3:17),為達成“不可停止聚會”的使命努力。我的心也很受激勵,因為我看到我們的牧師,長老,同工和帶領的都以堅定的信心和善良,勇氣和關愛,決心和謙卑地領導。 我們美國的總部已受影響。我們在美國播道聯會(EFCA) 總部一個頗大的影響就是大多數同工都會改在家裡上班。本着愛人的原則,我們聯會主席科姆佩連 (President Kompellen)公告在美國播道聯會(EFCA)總部的大多數員工從即日起要留在家裡上班,只有少數員工可以繼續在辦公室工作。員工亦停止一切與任務有關的遠行,至於那些必要的會議,應考慮其他形式。儘管我們的做法可能與前大不相同,我們總部與區辦事處將共同繼續服侍我們的牧者,教會領導的和教會本身。正如今天各地教會正切思如何繼續忠心服事一樣,我們也是如此。靠著上帝的恩典,因上帝的榮耀和他子民的福祉,我們同心合意的懷着信靠的祈禱,在這關鍵的時刻來辨明主的心意。這些都是我們受到的影響。如眾所周知,這些影響也會蔓延到我們全國和世界各地。 詞彙最近我們大多數人都聽到和學到一些不常見的新詞彙。其實這些“新”詞彙在過去都有提及,例如在發生嚴重急性呼吸系統綜合症(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 [SARS],2003),豬流感(H1N1大流行,2009)和中東呼吸系統綜合症(MERS,2012)的時候。下列是其中一些的詞彙:•保持社交距離 (社交疏遠, 社交距離):“保持社交距離”的一個例子就是取銷大型活動。保持社交距離是促意增加人與人之間的距離,以避免傳播疾病。與他人保持至少六英尺的距離會減少被感染COVID-19的機會。”•隔離:“對於那些確認已染上COVID-19的人應該隔離。隔離是保健衛生的用語,就是要使已感染了傳染病的人遠離那些還沒有染到的人。隔離可以在家中,醫院或其他醫療設施實行。”•自我檢疫:“接觸過新冠狀病毒或有可能受了COVID-19感染的人應該實行自我檢疫。醫務專家建議自我隔離要持續14天。兩個星期應該有足夠的時間來知道他們是否會生病或是否可以傳染給別人。”•弄平曲線:“弄平曲線是指採取預防措施來減慢COVID-19的感染率,以便醫院為所有需要護理的患者提供病床,物資和醫療人員。” (您可以在此處多了解。)這些詞彙描述了我們大多數人的新生活模式。對絕大多數的居民而言,對病毒做出這種反應可説是前所未見。同時我們愈來愈了解,如果能將這些措施落實在我們的日常生活中,對於阻止COVID-19的傳播至關重要。對於那些不大熟悉為何要作如此嚴緊的反應的人來說,聽起來好像這只是因恐懼而生,或者是過於誇張或是過份的反應。對此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 of Health, NIH) 院長弗朗西斯·柯林斯醫生(Francis Collins, MD)有很恰當的回應,他一點也沒有過份或誇大其詞。他說我們正在於“指數曲線”上:“據最壞的打算,就是一切都不順利,我們未能使“指數曲線”變平,醫療系統又不堪負荷,那麽我們預計在美國可能有一百五十萬人死亡……今天我們還有機會改變這個預計,就是用最嚴緊的措施來保持社交距離 (社交疏遠, 社交距離)來限制冠狀病毒在人與人之間的傳播,但是這非要全國完全的投入不可,否則我們便不能改變“指數曲線”所預計的結果。” (大西洋報;… Continue Reading “Christians, the Church and COVID-19基督徒,教會和COVID-19”

Q & A Online Communion 在網上守聖餐禮是否合宜?

問答 問題:在網上守聖餐禮是否合宜? 回答人:格雷格·斯特蘭德 (Greg Strand)美國播道會神學和牧師/傳道認證執⾏主任 回答:美國播道聯會並沒有在這方面發表任何談話,因此沒有正式的聲明或立場。 一般而言,我的顧慮是很多/大部分人在守聖餐的時候,都沒有想到這聖禮背後的聖經和神學依據。我們通常是以比較務實的方式去處理這個問題,沒有太多從神學上考慮這事情。聖餐觸及的核心問題,其實是關乎教會作為神子民的性質和功能。 簡言之,我不認為我們應該在沒有聚集在一起的情況下,通過網路守主餐/聖餐。這裡是我對一位M先生比較詳細的回答。M先生提到他女兒的教會怎樣通過網路守主餐。教會要求每個家庭準備自己的餅和杯,不論他們用的是什麼,然後在他們沒有聚集一起的情況下一同領受。我認為有必要對此作出回應。 教會整體分散在個別家庭守主餐 我們應該怎樣看教會在沒有聚集一起的情況下守主餐呢?即是說,應該在網上守主餐嗎?我知道關於這一點有不同的看法,但如前面關於教會的討論,此處也反映出我們對教會學缺乏認識,並且誤解了救恩論和教會學怎樣有機地相互配合。另外很重要的一點是,我們需要明白現在是非常時期,也就是說,我們需要採用非常的措施和方法,繼續遵守和實踐聖經對在地方教會聚集的基督肢體所有的吩咐 。 根據我們對教會性質的理解,雖然這是一個非常的時期(也就是不尋常),我們需要採用一些非常的方法(也就是不尋常), 但我認為如果我們這樣做,就是離開,而不是走向我們要在基督裡表達的實際合一。 因此,如果我是一個教會的牧師,儘管我們是處於一個非常的時期,我不會建議我們用這種方式參與主餐,而是寧可等到我們再相聚的時候。這並不是教會第一次經歷到一個非常的時期。 由此,當一個教會分開一段時間,他們往往會渴望整個教會家庭,能夠實際相聚一起紀念主餐,反映出我們對基督再來的嚮往。事實上,這也是當我們守主餐時紀念的一個真理 —— 當我們每一次集體參與主餐時,我們是「表明主的死,直等到祂來」。 我們中間有一位牧師掌握了我思路的精髓,我稍微修飾了一下,列為下面3點: 在這樣的一個非常時期,暫時不執行主餐,並不算是罪,就像在這樣的時候,我們沒有到當地教會聚會一樣,也不是罪(希伯來書10:25並不適用於這裡,因為我們沒有聚集在一起,並不是出於故意的疏忽)。主餐是為聚集一起的教會設立的新約宴席 。最好不要在各自分散的情況之下執行,或是在常規集體聚會以外的情況執行。這個宴席不只是個人與神共享的宴席,也是個人與基督肢體共享的宴席 —— 既是垂直,也是橫向的交通團契。我們領受聖餐時,可以有全備的信心,相信自己憑藉聖靈得著基督(有衪靈裡的同在 ,即當我們以真信心守主餐時,基督在屬靈的意義上,是與我們同在的 —— 這是更廣泛地基於耶穌的應許,就是祂會「與我們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並且我們「在基督裡」的,有祂作為我們榮耀的盼望)。然而,如果我們不是與整個教會一起聚集守主餐,我們便沒有身體的同在(即教會)。換句話說,主餐應該是集體聚在一起執行的。餅和酒「有形可見地表達出福音」(信條7:教會);神的子民集體聚在一起,「表明了」福音的果子,兩者是相輔相成的。保羅確實向哥林多信徒極力強調,要等到各人齊聚才守主餐的重要性。這必定是基於他關於教會的教義。在我們這個時代,基督教已經成為非常個人化。 我們可以利用這個時刻,強化基督教信仰的群體性。 這也帶出一個問題,對於那些無法出門,或者永遠無法參加地方教會集體聚會的人,我們怎樣跟他們守主餐的問題。我相信主餐是一個集體的宴席,是一個我們和其他人一起參與的宴席。 不但如此,這也是教會的一個聖禮,是一個真教會的記號,也就是說,必須要整個教會來遵守執行。 其他的記號包括忠心地傳講神的話,定期執行各種聖禮 ,和教會紀律( 有一些人總結為兩個記號,不是三個記號,把教會紀律列在執行聖禮之下) 。 因此,在讓無法出門的人領聖餐的事情上,我並不是在教會以外,以個人身份來做這件事,而是作為教會的一個肢體,在長老和整個教會的權柄之下,並且有基督的帶領 。他們也不是被視為獨立的個體,或只是一個基督徒。 他們是屬於一個更大的基督肢體的基督徒。這個更大的基督肢體是由地方教會表現出來的。 在這個獨特的情況, 就是由於健康的問題產生的不平常情況,使一個人無法與其他肢體(這個人的教會家庭)一起參加集體敬拜,我們以教會的名義來跟這個教會家庭成員一起紀念主耶穌基督為我們而死,我們卻因衪得生命。當我們憑著信心去做,我們就得到堅固。當我們以教會的名義來到這個無法出門的會友家裡,我們要傳達和表示的,就是主餐不只是個人屬靈方面的事情,更是集體和與聖約有關的事情。 (韓子建,韓黃梓恩譯)

Abuse in the Church 教會裏的肆虐

教會裏的肆虐 Abuse in the church — 以福音作基礎及神所指引的回應格雷格·斯特蘭德 (Greg Strand) 美國播道會神學和牧師/傳道認證執⾏主任引言:在過去一兩年中, 牧者和教會領袖犯性虐待的報告令人内心有無以言諭的慘重。這情況追溯於天主教教會已經很多年, 但更多此類的肆虐仍不斷的被揭發。最近, 若干報告揭露Bill Hybels 與Willow Creek 之猥褻行為。之外, 更有美南浸信會 (SBC)性虐待的報導。這些只包括我們聽聞的, 試想有多少肆虐的過案是未經揭發的, 有多少是我們未有所聞的, 有多少受害者正在默然地忍受。雖然我們未曾察覺有關事件發生於Evangelical Free Churches of America (EFCA) 美國播道會, 但這不等如沒有發生或不會發生。雖然我們的規模不如美南浸信會, 很有可能我們當中EFCA教會亦有受類似百分比的肆虐狀況所影響。被虐待受害者的數目令人震驚, 其實就算只有一個也是太多。肆虐背叛了我們所確認及宣揚的福音, 亦羞辱了我們所愛的恩主。肆虐破壞了無辜受害者的安康及尊嚴。雖然被虐的女性比男性多, 男性也未能完全免疫, 統計數字現實地反影每四個女性有一位, 及每六個男性中有一位, 一生中會體驗性虐待, 而十個女性中有八位, 及十個男性中有四位, 一生中曾經歷過不同程度的性騷擾。其中不少是曾經發生/或正在發生於童年時代。對於這些受害者, 我們應該于關顧作回應, 盡量聆聽和愛護。我們更需有預防性的關懷計劃, 即是要在架構上有提供, 要求領袖及教會成為愛護, 關懷,… Continue Reading “Abuse in the Church 教會裏的肆虐”

Future Corporate Gathering of the Church Family 未來教會聚會形式—幾項原則和實行的深思

未來教會聚會形式—幾項原則和實行的深思 格雷格·斯特蘭德 (Greg Strand) 美國播道會神學和牧師/傳道認證執⾏主任翻譯:方育真 當居家隔離的初期, 我們很難想象如何來度過這個時期, 現在經歷過了數星期的隔離日子, 經過了許多生活形式的改變, 度過了高峰, 我們開始可以想想當政府放鬆了居家隔離的政策時, 我們應該如果恢複日常生活, 和恢複教會的實體聚會。  這個過程不會那麽容易快速, 我們不可能馬上回到疫情發生前的生活。  我們可以期待地禱告, 祈求神, 相信神讓一切好轉, 但我們都知道這個過程會是漸進的。   白宮在四月16號州長會議時, 發布 ”美國重啟指南“ , 作為未來啟動的藍圖。  我們應該服從各地方政府, 或是州長, 或是市長的指令,因為他們的本意原是關心社區居民, 爭取居民的福利。 經由遵循, 我們表達了對周遭民眾的愛心。   當社會隔離政策漸漸放鬆時, 教會勢必終將恢復實體聚會。意義是什麼?教會的計劃和建議是什麽? 當你和你的教會討論恢復的過程, 首先, 先看看目前的線上聚會, 這個形式有哪些優點, 有哪些缺點, 什麽應該保留, 什麽可以廢除? 我們應該如何把握這個神給我們的經驗和機會, 去闊展神的事工?  增加新的生活小組,增加網上傳道的方式。 從這次經驗我們學習到什麽? 牧師和長執必須明智地和會眾分享部分有關的訊息… Continue Reading “Future Corporate Gathering of the Church Family 未來教會聚會形式—幾項原則和實行的深思”